wendy

【莱贝】风扇的正确使用方法2

残雪落夜:

“我说,你到底是哪家的孩子?”

在最初的惊讶之后莱纳还是故作淡定的从自己衣橱里拿了件学生时期的衬衫给男孩穿上,虽然那件衬衫长的盖住了男孩的膝盖,本来的短袖也可以当成五分袖来穿,但好歹不是光着的了。

“好吧,我换个问法……你叫什么名字?”

但是男孩仍旧缄默不语,他坐在地板上,始终低着头,揪着宽大的衣摆——也不是莱纳想让他坐在地上的,但只要莱纳一碰到男孩,男孩就会用那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看着他,就好像他把男孩怎么着了似的。

“如果你什么都不说的话我只能把你送走了……不过话说回来,你能听懂我在说什么吗?”

看着男孩一声不吭的样子,莱纳不由开始怀疑这是个智力非正常的小鬼,要是正常的七八岁小孩又怎么会这么沉默呢?

男孩抬起头来看了一眼莱纳——不是他想得多,但他总觉得男孩的眼神就像是在看一个智力非正常的成年人。

“算了……你要吃点什么吗?”

莱纳这也是随口一问,因为他知道男孩是不会回答他的,叮嘱男孩不要乱跑之后他准备弄点吃的来。

“卧槽我家风扇呢?!”

做饭这种事情当然要开风扇防止做到一半晕过去,但是当莱纳去开风扇的时候他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家的风扇不见了!高脚凳上空荡荡的什么都没有!

他早上真该把电风扇拆了的……家里这是招贼了还是怎么个情况?!!

“你白天在家的时候有没有人进来过……你在干什么?”

小小的男孩在地板上抱着膝盖,脸埋在臂弯里,肩膀轻微的抽动着——莱纳瞬间就凌乱了,他做什么了吗?他什么都没做啊!

“差劲差劲差劲差劲……”

“你在说什么啊?”

莱纳蹲在男孩身边,抬手蹂躏了几下他那头黑发——嗯,手感不错。

“我真是个不合格的扇仙……”

男孩说着让人不明白的话,莱纳本想再问些什么,却见男孩抬起头来,灰绿色的眼眸有些湿润,他正要安慰男孩,却突然觉得一阵飓风迎面而来,他一时没有防备,整个人都被掀翻在地。

 

“痛……刚才那是什么?”

莱纳整个人都迷茫了,爬起来之后却发现客厅里空荡荡的,方才还坐在不远处的男孩就像是蒸发掉了一样失去了踪影。

他不安的从地上跳起来并在房间里左右环顾,寻找着男孩的身影,毕竟那么大个人突然失踪这种事情实在是惊悚,当然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个,那个男孩子性格那么孤僻,要是一个人跑掉的话也实在令人担心。

莱纳当然没有找到男孩,当他稍微冷静下来将视线扫向男孩刚才坐着的地方的时候,他看到了那件对他自己来说已经小了的大学衬衫。

难道男孩真的是人间蒸发了不成?但这是不科学的啊,作为二十一世纪的五好青年,莱纳可是一个无神论者,但是如果不这样解释的话……他望着那件衬衫出神,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满脑子都是男孩一丝不挂的身体,他微微愣住,随后猛地甩头希望将这些不纯洁的画面从脑袋里甩走。

虽然他在高中的时候就清楚自己的性向并因此被父母赶出家门,但是竟然对这么小的孩子意淫自己真是太过分了,莱纳一边埋怨着自己一边在心里默念一百遍“德玛西亚”来平复自己如万匹羊驼践踏过的脆弱心灵。

“卧槽?!”

心情还没有平复下来,莱纳的心灵便受到了二次攻击,他以一脸呆滞的表情盯着墙角长达三分钟之久——摆放在高脚凳上那个冷艳高贵的物体,不就是他在二十分钟之前确认失踪了的电风扇君吗?!

貌似自己的家族没有精神病史啊……莱纳抹了一把汗,直勾勾的盯着那风扇,然后戳开了它位于正数第二个键的开关,顿时一阵凉风徐徐吹来,莱纳又戳了倒数第二个键,就听到扇叶旋转发出的“噶哒噶哒”声,看上去一切正常。

这样才奇怪的好吗?!早上出去的时候冷艳高贵的电风扇君还是坏的好吧?!

莱纳深刻的感觉到了这个世界的不真实,于是连晚饭都没有吃,精神恍惚的晃进自己的房间歇息去了。

客厅里只有风扇还在不遗余力的发出“噶哒噶哒”的声音……

--------------现在可以公开的情报------------------

这文已经冲着欢脱的方向狂奔而去了……

或许会把莱纳写成呆萌也不一定?【绝对不会的】

评论

热度(11)

  1. Hello Rabbit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2. 三月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3. 汽修之家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4. Ms.рhоёвЕ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
  5. wendy残雪落夜 转载了此文字